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担保人称不知借贷关系,是否承担保证责任?

  • 作者: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更新于:2020年09月07日 12时
  • 阅读: 0

基本案情

原告蔡某与被告张某之间自2015年起发生煤炭买卖合同关系,2018年元月30日,双方签订《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被告张某共欠原告煤炭款41460元,若按期还款,则以40000元结算,被告张某承诺于2018年5月30日前还10000元,2018年8月31日还20000元,余款于2018年12月31日前还清;被告提供保证人对上述还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该协议书“保证人”处加盖了被告严某和佳佳旺公司的印章。

另查明,被告张某与被告严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7年12月14日办理了离婚登记。被告佳佳旺公司于2018年1月5日依法登记设立,该公司股东为被告严某一人。该公司由被告严某于2017年12月14日委托被告张某办理登记材料并领取《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

2018年元月30日,原告蔡某与被告张某签订协议时,被告严某不在现场,而是由张某在保证人处加盖了严某及佳佳旺公司的印章。被告严某报警的时间是法院送达法律文书之后。

审理中,被告张某、严某均陈述被告严某不知原告煤炭款的事实,印章是因为严某到张某处做饭给孩子吃时,将装有印章的包遗落在张某处,再由张某私自在协议上加盖印章。对此陈述,两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陈述签订协议前与被告严某通过电话,严某同意在协议上盖章。被告张某则认为双方通过电话是事实,但通话时间很短,原告问其“严某怎么不知道盖章的事情”。

案件焦点

被告严某与佳佳旺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证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泰兴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我国《担保法》第三条规定,担保活动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第三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合同无效,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1.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2.主合同债权人采取欺诈、胁迫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由上述规定可以看出,意思表示应是保证合同法律制度中的核心问题。作为双方法律行为,保证合同须以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为成立要件,以意思表示真实为生效要件。保证合同为单务、无偿合同,保证合意又以保证人是否具备担任保证人的意愿为主。一般而言,只须保证人对债权人表示为保证债务之本旨,保证合同即可成立。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合同成立;主合同中虽然没有保证条款,但是,保证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或者盖章的,保证合同成立。因此,只要当事人以保证人身份在主合同或保证合同上签字或盖章即可推定保证成立,保证人则对其不具备保证意思负有举证责任。

结合本案而言,一方面,本案所涉煤炭买卖合同关系发生于被告张某与严某的婚姻存续期间,且该买卖合同关系持续的时间亦达两年之久,故被告严某应当知道原告与张某之间存在着买卖合同关系。虽然被告张某与严某之间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在双方办理离婚登记的当天,严某即委托张某办理并领取被告佳佳旺公司的工商登记手续,而佳佳旺公司为被告严某的一人公司,再考虑到两人陈述的共同照顾小孩生活的因素,被告严某将佳佳旺公司的印章及其法人印鉴章交张某保管或使用也符合普通人的认知,而被告严某陈述的带着印章到张某处做饭并将印章遗落在张某处的行为与常理相悖,其可信度较低,故张某的盖章行为应推定为被告佳佳旺公司的授权行为;另一方面,客观上,原告与被告严某于签订协议当天通过电话,虽然双方就通话内容表述不一,但被告严某对于佳佳旺公司的印章在被告张某身边的事实是明知的,其并未制止张某盖章的行为,且被告佳佳旺公司提供保证的行为也不具有我国担保法第三十条规定的无效情形;再则,被告严某亦未能举证证明被告佳佳旺公司不具备保证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法院对原告主张的被告佳佳旺公司提供保证的事实予以认定,被告佳佳旺公司应当按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关于被告严某是否应当承担保证责任的问题,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在协议中约定,协议经双(三)方签字后生效,因严某于签订协议时并未在场,且亦未在协议书中签名,其印章也是企业法人印鉴章,而非个人私章,因此,无论从主客观因素方面考虑,都不能认定被告严某存在着为被告张某提供保证的意思表示,故法院对原告要求严某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泰兴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担保法》第三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原告蔡某货款人民币41460元。被告佳佳旺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驳回原告蔡某要求被告严某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保证合同纠纷中,意思表示应是保证合同法律制度中的核心问题。意思表示一致是保证合同的成立要件。所谓意思表示一致实指双方当事人对未来合同的必要条款(或谓必要之点)形成合意。只要不存在担保法第十三条规定的情形,保证合同一般应为有效。只要当事人以保证人身份在主合同或保证合同上签字或盖章即可推定保证成立,保证人则对其不具备保证意思负有举证责任。本案所涉煤炭买卖合同关系发生于被告张某与严某的婚姻存续期间,且该买卖合同关系持续的时间亦达两年之久,故被告严某应当知道原告与张某之间存在着买卖合同关系。虽然被告张某与严某之间办理了离婚手续,但在双方办理离婚登记的当天,严某即委托张某办理并领取被告佳佳旺公司的工商登记手续,而佳佳旺公司为被告严某的一人公司,再考虑到两人陈述的共同照顾小孩生活的因素,被告严某将佳佳旺公司的印章及其法人印鉴章交张某保管或使用也符合普通人的认知,故张某的盖章行为应推定为被告佳佳旺公司的授权行为。被告严某亦未能举证证明被告佳佳旺公司不具备保证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被告佳佳旺公司应当按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严某于签订协议时并未在场,且亦未在协议书中签名,其印章也是企业法人印鉴章,而非个人私章,因此,无论从主客观因素方面考虑,都不能认定被告严某存在着为被告张某提供保证的意思表示。